冬子一边摸着我的头发一边说道:「宝贝,快跟我说说,刚才干你干的爽不爽,喜不喜欢我这麽干你。」

  我没有说话,只把脑袋用力向冬子的怀里轧去,却没想到冬子顺手一把抓着我的脑袋压倒他的胯下说道:「骚货,给我舔乾净。」

  我抬起头白了他一眼,然後跪在旁边虔诚的将他的肉棒舔了个乾乾净净。然後张嘴让他看到我嘴里的精液後,这才带着微笑缓缓咽下,做法就似日本专业av女优一般。

  果不其然,从他脸上那种极端舒爽的表情,我已充分判断出他的快感。

  不过在他享受完毕後我终於有些害怕自己迷上做女人的感觉,於是连忙对他说道:「要不咱们换回来吧,我还是感觉这样有些别扭。甚至我都不知道该叫你老婆还是老公。」

  本来我以为冬子会顺利答应,却没想到他却拍了我脸一下说道:「贱玩意,刚给你点好颜色你就得戚了是不是,是不是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你是我的玩物而已,我要你做什麽你就给我做什麽,主人我今天就想这麽玩你,以後我也要这麽玩你,不喜欢的话,你就给我滚蛋,反正欠操的贱货又不只你一个。」

  我连忙跪着磕头说道:「贱狗知道错了,求主人责罚。」

  「罚你,当然要罚你,主人正好想解手了,你赶紧给我跪下接着。」

  听到这话,我连忙跪坐在主人胯下,张嘴对着他的肉棒。同时我还企图查找一下她的小穴藏到了哪里。

  「往哪看呢,给我好好接着,你个骚货。」

  到底是第一次做男人尿尿,主人明显非常不习惯,颤悠悠的好半天才瞄准我的嘴巴,结果自然弄了我满脸尿液。

  腥臊的尿液打的我浑身颤抖,再次明白主人才是我的一切,我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为了让她高兴而已。

  主人刚一尿完,我连忙帮他舔净尿水,跪在一旁等待主人再次使用。

  「臭烘烘的贱货,赶紧给我滚下线去,这次把鸡巴给我去掉,我要你做一个完整的女人,个头也再给我弄低一点。」

  到底是虚拟世界,很多麻烦的事情,都能轻松解决,我简单小退再上之後,已然变得乾乾净净,并且成了一个较小的女人。为了方便老婆辨认,这具身体是,系统直接参考我本来模样女化处理生成的。

  为了方便主人玩弄,我这次出来的时候身上直接一丝不挂,只套了一条金属的狗链而已。

  「乖,小贱货,过来让主人看看你骚不骚。」

  我跪趴在地上,一边淫荡的看着主人,一边托着一条沉甸甸的铁链向主人晃着屁股爬了过去。

  「太贱了,真是个欠操的骚货,要不要叫人一起来轮奸你呢骚货。」

  我不知道主人认真还是玩笑,连忙说道:「贱狗一切听主人。」

  「真乖,我该怎麽奖励你呢?对了,我怎麽忘了这事呢,跟我过来。」

  主人说罢就拎起我的狗链向前走去,经过的人没少夸奖我的漂亮,甚至还有不少人企图和主人商量交换奴玩。

  不过主人一概不理,直接带着我走到一处最明亮的所在……手术台。

  很显然,主人是要准备在我身上加点什麽了。

  「还不快点给我爬上去,等着我请你吗?”

  听到主人霸气的声音,我连忙爬上手术台,等待主人施为。

  没一会儿,主人就从一旁取来两个穿乳专用的模具分别扣在我的双胸上面露出乳头。

  说实话,我一直觉得乳链是非常性感的饰物,却不决定自己穿上会有多麽性感,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疼痛和羞耻。

  为免我乱动破坏手术,主人直接给我带上了遮光眼罩,将我捆绑固定在手术台上使我完全无法移动,让我感觉就像一个案板上的待宰羔羊一般可怜无助。

  接着主人又给我带了一个大号口拴,完全阻止了我的嘴巴开合,因为她不想被我的痛呼叫的分心。

  等到我的乳头真正感觉疼痛时,我甚至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抵抗动作,只能任由主人穿透我的敏感,好在这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等我带上两串胸链等待主人放开我的时候,却没想到,主人却直接调整了手术台的格局,将我双腿分成m,充分暴露了我的下体。

  甚至於我还能感觉到主人在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